新闻动态

关于陪诊行业的不同观点

随着成都陪诊的普及,新兴行业缺乏准入门槛,很多人蜂拥而至。一些黄牛座打着陪护的幌子,声称他们可以帮助患者获得专家号或做手术。一些不良机构以招募陪护人员为诱饵进行收费培训,一些陪护人员当场提价。这些混乱影响了患者的医疗感受,损害了陪护人员的整体形象。

严格来说,陪同人员没有进入国家职业资格目录,职业道德是空白的。但从更大的角度来看,任何新职业的出现都将经历一个从混乱到标准化的过程。有风险和价值。没有必要强迫他们区分他们是临时家庭成员还是医疗黄牛。我们须给不同的从业者贴上相同的标签。

借鉴共享经济等新业态,以及新模式的包容和审慎态度,我们对新事物的理解远不如未知。我们应该允许它发展,纠正发展中的问题。